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学院新闻>>正文

探讨当前民族研究新动向——我校民族学一级学科月会纪实

2017年03月03日  点击:[]

2017年3月2日,民族学一级学科研究生教育月会在我校第五会议室召开。会议由民社学院院长石开忠教授主持,教育部民族学类教学指导委员会副主任、中国民族学会副会长、中国西南民族学会副会长、贵州民族大学副校级干部杨昌儒教授作“当前民族研究的新动向”主旨演讲。与民族学各二级学科点教师和研究生探讨民族研究的理论旨趣,并提出了一流学科建设和博士点建设的设想。马克思主义学院民族理论与政策专业的研究生导师和学生共同聆听了这次讲座。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与政策硕士点负责人刘吉昌教授作会议总结,倡导我校教师和同学在理论研究中应当志存高远、脚踏实地,在即将迎来的教学评估、博士点建设和一流学科建设中展现出贵州民族大学的良好学风和高洁师风。

会议1.jpg 会议2.jpg

杨昌儒教授的演讲主要分为四个部分,一是探讨民族研究的理论旨趣;二是梳理贵州省十三五期间民族工作走向;三是提出了贵州民族大学民族学科学术研究的设想;最后对我校一流学科建设和博士点建设作出了工作要求和展望。

一、危机与破解:民族研究的理论旨趣

杨昌儒教授在会上通过对《民族研究的危机与破解》、《民族与社会丛书》、《双面人》等民族学著作的推荐和分享,为我校民族学师生阐释了民族研究的危机和危机破解。

当前民族研究的危机来源于学者内部对学科的质疑、来自社会具体工作部门和老百姓对民族工作者的不信任。要破解民族研究这些危机,云南大学何明教授认为一是重构民族概念,二是厘清民族学和人类学的关系。但除此之外,杨昌儒教授引用麻国庆先生的观点正巧在一定程度上回答了这一问题。

一是建构民族的国家话语。中国的民族问题到今天变成了国际话语,面对西方民族国家的理论(尤其是“民族-国家”、“族群”、“民族主义”这些概念),我们如何构建中国民族学的话语体系?事实上,老一辈民族学家林耀华先生提出经济文化类型理论,费孝通先生提出“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理论,成为中国民族研究的两大基础。中国这么多民族应放在国家的框架下,用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来解释。尽管国外的质疑观点认为“中国的民族是在国家意识形态中被创造的民族”,但是“在中国人的理念中,存在着一种有形无形的超越单一民族认同的家观念——中华民族大家庭。”

二是把民族置于社会之中。民族存在于一定的社会之中,社会也存在于一定的民族之中,这是一种社会事实。如果我们仅仅把民族或文化作为研究单位,忽视民族生存的社会背景,得到的认识是不全面的。同样,我们如果只看到社会的现象,忽视社会的构成基础民族背景,得到的认识也是有失偏颇的。因为某些民族的一部分人分散在不同地域,长期的经济交往中吸纳了另一民族的风俗习惯,甚至连语言也在发生变化。脱离所处社会的研究就是脱离实际,这样归纳的经验和得出的结论也不免面临信任危机。

三是社区调查与比较研究相结合。民族学的研究不仅仅是要描述调查对象的社会和文化生活,还应该关注与社会和文化生活相关的思想,以及它在整个社会中的位置,这需要通过与其他社会和文化相比较而得出。我们在研究生阶段的学习同样也面临危机,但我想用活“社区调查与比较研究相结合”这一方法,亦是现阶段学习危机的破解。

二、贵州省民族研究的走向

杨昌儒教授为老师和同学们简要梳理贵州省十三五期间关于少数民族特色村镇保护与发展规划,认为这是贵州省未来五年民族研究的工作走向。贵州省在十三五期间继续打造民族特色村寨,建设一批民族特色小镇。将打造“舞阳河苗族侗族土家族文化廊带”、“环月亮山多民族生态文化廊带”等12个民族文化廊带,以适应旅游大省的需要,同时也是民族文化保护与发展的需要。杨昌儒教授认为,民族特色村寨、民族特色小镇、民族文化廊带的建设离不开民居,但民族语言和民族服饰符号不可或缺。“如果没有民族语言和服饰这两个符号,与工业小镇有何区别?”为了民族文化的保护与发展,为了把贵州省建设成为旅游大省,杨教授希望民族大学师生积极投身于其中,在民族特色村寨、民族特色小镇、民族文化廊带建设中作出贡献。这不仅仅是对我校民族学、社会学、人类学学科社会价值的反思,更是对我校民族研究的进一步要求。

三、关于贵州民族大学的民族研究

杨昌儒教授说:学术研究需要仰望天空,也需要脚踏实地,只有脚踏实地才可能仰望天空。希望年青的学者们扎扎实实地做田野调查,一个学者能够做上十个甚至几十个田野个案的调查,就有了仰望天空的资本了。关于田野调查,杨昌儒教授还为民族学师生提出了两对设想,作为民族学科师生们研究的导向性参考。一是信仰和生计方式有没有关联,与物质生活有没有关联?二是家庭组织形式和生计方式究竟有什么关系?现在大家庭越来越少,是不是和我们的生计方式变迁有关?这让大家陷入了沉思。在以往的宗教学研究中,很少有学者关注宗教信仰与生产方式之间的关系。“既然如此,老师和同学们是否也可以去做做相关的研究课题。”

四、从田野中来,到田野中去:民族学一流学科建设的决胜法宝

“贵州的开发历史是从北至南,越往南民族色彩越浓厚、民族文化越丰富”。“贵州民族大学,既姓贵(贵州的贵)也姓民(民族的民),我们就有责任把民族学做成贵州省内最一流的学科。把民族学作为一流学科来建设,这是挑战也是对我们实力的信任。”杨昌儒教授指出建设一流学科的艰巨性,一流学科的建设不是临时抱佛,而是久久为功。老师们要出论著,同学们要发文章,这样我校的民族学专业才能在“华山论剑中剑锋所指,学术江湖中站稳脚跟”。并多次强调田野调查的重要性,总的来说就是“调研到田野中去,成果从田野中来”。

五、身体力行,言传身教:研究生教育绽放绚丽之花

研究生教育月会是贵州民族大学研究生培养的一大特色,其中更重要环节便是各个二级学科点的周会制度,这是我校研究生教育的绚丽之花。研究生与导师组每周一次的交流讨论总会碰撞出火花,年轻的思想在周会中得到珍重,得以萌芽。导师组认真负责的育人态度、一丝不苟的传教精神,让研究生在学术生涯中收益颇丰,不仅是启迪思想,更是启蒙人生。而这些惯例的形成,都源自于杨昌儒、石开忠、刘吉昌等教授的执着和坚守。正因如此,我校研究生教育才大有看头,一流学科的建设才更有盼头。

上一条:榕江县委党校领导到我院商洽干部培训事宜 下一条:“垃圾自携,文明升级”活动

关闭